谷歌云购买地址:点击购买

从斯坦福大学里的研究项目到加州 Menlo Park 的一个小车库里的几个人的小公司,再到如今拥有12万员工市值万亿美金的跨国巨头,谷歌已经成为后互联网时代创新的领导者,推出了谷歌地图、gmail、安卓手机系统以及 Chrome 浏览器等优秀的创新产品。

在保持创新力的同时,谷歌的广告业务为其贡献了近80%的收入,并为谷歌在其他领域的探索提供雄厚的资金储备。

但是,由于疫情的影响,谷歌的广告收入遭到了重创。特别是来自线下零售、饭店、旅游和小型企业等的收入。而这部分收入占比达到了40%。中小企业生意入不敷出,广告业务几乎停滞;而与此同时,谷歌主业务之外的其他赌注(Other Bets)的研发进度大幅放缓,收入渠道也随之减少。

在这样的背景下,谷歌在5月和6月初大举挖角云业务顶尖人才,在收购方面也是出手频频——疫情期间,仅 Capital G 就出手战略投资了3家云计算创企。

这意味着谷歌要紧抓云业务大举发力了吗?是的。从谷歌第一季度的财报上,我们看到,尽管广告收入增长受3月的疫情爆发而放缓,但其云业务同比增长了52%。

谷歌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图片来自谷歌

疫情期间,各个企业都纷纷将运营基础设施迁移到云上,推行远程办公。可以说,疫情给谷歌的云平台带来了新的机会,而谷歌也在云领域积极展开布局。

谷歌是如何布局自己的云业务战略版图的呢?

挖角云业务“四大金刚”

谷歌在五月和六月初分别挖来了四位专家。其中,五月谷歌挖来了埃森哲的常务董事 George Nazi 和 SAP 的消费产业总经理 Lori Mitchell-Keller。George 将在谷歌云担任电信媒体副总裁并负责谷歌云在电信、媒体和娱乐领域的战略规划;Lori将在谷歌云担任产业方案副总裁,负责公司的综合产业战略。

George Nazi 将担任谷歌电信媒体副总裁,图片来自网络
Lori 将在谷歌云担任产业方案副总裁,图片来自网络

为什么要为这两个部门挖来行业资深人士呢?一方面,谷歌在影音流产业和5G 的崛起中看到了电信领域的前景,希望更多的企业用户使用谷歌云来实现电信基础设施的现代化转型;另一方面,谷歌今年二月调整了云部门的架构,将云解决方案部与销售部合并,希望促进产业方案的销售增长。

6月,谷歌挖来了 Salesforce 的高级副总裁与销售总经理 Pip White,负责谷歌云在英国和爱尔兰的销售;以及 SAP 的首席产品官 Abdul Razack,担任谷歌的技术方案副总裁,进一步从技术方面优化谷歌云的解决方案。

Pip White 将负责谷歌云在英国和爱尔兰的销售工作
Abdul Razack 担任谷歌技术方案副总裁

对这四位专家的聘用,可以看到,在技术层面,谷歌云希望优化自己的云技术,而在市场层面,则希望推进欧洲和美国地区的销售,并发力电信等重点产业领域。

Capital G 大笔投资云领域初创企业

在投资领域,谷歌的投资结构非常特殊。谷歌绝大多数的投资主要由4个内部机构掌管:

1)GV,  其前身为 Google Venture, 于2009年3月成立,目前拥有45亿美元的基金管理规模,并累计已投资500家公司,实现125家退出。

2)Capital G,其前身为 Google Capital,成立于2013年,主要致力于增长股权和成熟阶段的投资。

3)Gradient Ventures,  谷歌在2017年7月成立的新早期基金, 旨在为人工智能初创企业提供来自谷歌的资金与资源支持。

除此之外,谷歌自己也以公司的名义进行了一系列的直接投资。

谷歌投资机构情况一览,版权属于硅谷洞察

下面这张来自 TechCrunch 的图通过网络的方式展示了谷歌的投资,可以看到这些投资机构很少有重叠的部分。

谷歌的投资板块网络图,图片来自 TechCrunch

疫情期间谷歌的投资活动很频繁。其中 Capital G 加大了对云领域的布局,疫情期间总共进行了3笔投资。

2020年3月10日,Capital G 对 Everlaw 进行了6200万美元 C 轮战略投资。Everlaw 成立于2011年,是一个基于云的协作式诉讼平台,律师可以轻而易举地在开庭前组织并搜索法律团队之间传递的上百万份文件、视频、电子邮件和图片。在大型案件中,律师之间传递的数据高达万亿字节,如果没有软件,律师助理可能要花上数百个小时才能对这些数据进行梳理。

 Everlaw的看板界面,图片来自网络

2020年4月2日,Capital G 对 Collibra 完成了1亿美元的 E 轮融资。Collibra 是数据管理解决方案公司,成立于2008年。公司旨在通过协助大型组织(银行、制造公司和医疗保健提供商)进行数据管控并提供解决方案,帮助企业跟踪他们使用的数据来源,以及分析企业内部如何使用这些信息。

7
Collibra 的数据智能界面,图片来自网络

2020年5月10日,Capital G 对 Expel 进行了5000万美元的 D 轮融资。Expel 成立于2016年,是一个 SOC (安全运营中心)即服务的平台。其 SOC 通过 API 远程连接到客户技术端口,可以在几个小时内开始监控客户的云环境,并及时告知客户对应的安全隐患问题并提供解决方案,以消除问题的根源。

Expel的安全监控界面,图片来自网络

此外,谷歌云在疫情期间与多家大平台建立了合作关系,借助它们拓展自己的云业务。例如,6月9日谷歌宣布与瑞典的电信公司 Telia 合作使谷歌的云技术集成在 Telia 的电信客户平台中,以提高与客户的互动效率和质量,打造北欧地区最先进的AI解决方案。

6月10日谷歌宣布与信息技术和咨询公司 Synechron Inc 达成合作,将其现有的云产品扩展到 Synechron 的主要金融服务客户,以对企业的规模架构进行现代化和云迁移。这些合作都将使谷歌云的业务场景得到很好地扩展。

发力线上产品,力与 Zoom 抢线上会议市场

疫情推进了远程办公的普及,并有可能彻底改变人们的工作方式。谷歌也抓住了这一波趋势,大力发展自己的远程协作工具。截止4月30日,谷歌基于云的协作工具的旗舰产品 G Suite 集合已超过600万付费商业用户,而视频会议Google Meet的使用量激增了25倍,达到了1亿用户,仅次于Zoom和微软。

谷歌也不断推陈出新,不仅将Google Meet 独立于之前的Google Hangouts, 而且完全对用户免费,并且谷歌于6月10日宣布推出Meet的去除噪音功能,为用户提供更好的视频体验。

Google Meet的界面,图片来自网络

此外,YouTube 的表现也相当不错。YouTube 的新订阅者(例如电视和音乐)以及Play应用商店使用者数量的增加使得 Youtube 的用户量猛增。这些线上产品用户的激增为谷歌在内容与协作相关的软件业务方面提供了很好的机会。

AI 依旧为核心战略,半年投资17家 AI 创企

谷歌的公司结构可谓是梦想与现实并进,在主营业务之外,谷歌还拥有其他实验性的各种子公司,例如我们所熟知的自动驾驶项目 Waymo、与围棋高手李世石决战的 AlphaGo 母公司 DeepMind、抗击衰老的健康公司 Calico 等等。这些公司是谷歌创新力的来源,也为谷歌探索着下一个增长点的可能

Alphabet 集团的战略架构,图片来自 Business Insider

尽管疫情大大降低了谷歌的广告收入,但谷歌以 AI 为本的战略始终没有改变,仍然在通过研发与投资的方式巩固自己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核心领导力。

谷歌的人工智能早期基金 Gradient Ventures 在2020年的上半年总共已投资了17家人工智能初创公司,几乎赶上2019年一年的投资数量。

在研发方面,与微软、Facebook、亚马逊等巨头相比,谷歌的研发支出居于前列。

5大巨头研发支出与收入情况,图片来自CB Insights

同时谷歌也并没有放弃探索未来。2020年3月,Waymo 宣布获得22.5亿美元的融资,估值已达到300亿美元。尽管 Waymo 的业务大体上还处于停滞状态,但在自动驾驶领域,谷歌依旧远远领先于其他对手,从长期来看会为其提供新的增长。

另一方面,由谷歌开发的无人机配送系统 Wing 也在疫情期间订单量激增,在弗吉尼亚地区正式运营,为当地居家隔离的居民们运送卫生纸和日常药品等等。疫情为无人机配送带来了一个测试的绝佳场景。

 Wing 无人机配送,图片来自网络

谷歌的生存之道:一直坚持多元化战略

从2008年金融危机过去开始,谷歌就不断地在开辟多元化的产品线增长。这些新的产品线不仅使谷歌的收入来源变得多元化,使其收入不受单一业务的下滑而被严重影响,并且使谷歌一直具备时代的前瞻性,在众多前沿科技领域都拥有一席之地。

在当前的疫情带来的危机下,谷歌的基本策略依旧是类似的:在深化谷歌云的战略投资、拓展云业务,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增长 G Suite 等云服务产品的用户规模的同时,继续坚持探索其他赌注的商用可能性。可以说,谷歌进一步深入地让自己的业务更加多元与精细,同时增加新的可能的商用场景和收入渠道。

因此,尽管预计第二季度的财报上谷歌的广告收入依旧会大大降低,甚至不如第一季度,但这些都是暂时的,硅谷洞察认为,谷歌依旧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并且会在后疫情时代成为一些新领域的霸主。